您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杀人魔事件:杨新海为什么杀人?4年杀死67人,林洁简历

2018-10-28 14:48来源:综合新闻次阅读

那是杨新海最后一次跟家人交心。之后,他南下北上,干过不少工作,被拘留、劳教和判刑,家人也只稍微听他说过片言只语。

一直靠向亲戚邻居乞食的张小云以为,嫁给老实巴交的杨俊官,可以过上好一点的日子。而好日子还没怎么感觉到,她和杨俊官已老了。

辗转中,他想起往事,想起他爹和三儿,他就哭,哭的主题跟妻子一样,“命苦”。

杨俊官想看看杨新海,被告知“当事人不想见家人”。当杨新海被押回河南漯河后,杨俊官找过去,还是没见到。

2003年11月中旬,在河北与天津交汇处一工地干活的杨新河,看到三弟连续几天成为《燕赵都市报》的头版人物,慌忙赶回了老家。

【人物档案】

隔绝的邻里

2004年2月,杨俊官给杨新海准备了两套新衣服,送到了漯河。不到三天衣服退了回来,还有一纸通知,说已执行死刑,让去漯河收尸。

而对子女的教育,杨俊官采取了自生自灭的方式,6个孩子只有杨新海读到高中。他从小读书认字,上小学报名,老师看他识很多字,让他直接从二年级读。这让杨俊官引以为豪。

捡垃圾和看病

他不能清楚地分辨哪些日子最苦。他还记得1959年,大饥荒,饿得锄头都扛不动。那时庄里常死人,活人也没力气埋人,尸体直接丢在红薯窖里。

“一辈子没吃过青菜”

但生活仍是窘迫。被抓后的杨新海曾告诉媒体,他很感谢管教给他买了两身新衣服,从来没人这样对他———事实上,也包括他的父母。

杨新河发现父亲变得更“低调”,走路说话头埋得更低了,“像个罪人一样”。

这个被外界称为诞生了“杀人狂魔”的家庭,五年来活在自责和痛苦中,谨言慎行。

但几个月后,杨新海又离开了哥哥。一年后,他写信说到了太原。杨俊官奔波数天,在一个简陋的工地找到了儿子,叮嘱他“好好干”。

杨新海被押上法庭。图片来源网络

杨俊官最痛心的,是被枪毙的三儿子———杨新海。

正阳县汝南埠镇杨陶庄,杨新海父母在自家两间小房的住所。本报记者秦斌摄

杨新海试着在煤矿上帮工,在杨新河看来,“那可能是老三一辈子最开心的日子。”每到收工时,工友们总是吆喝杨新海来两句,他就在人群中放声高歌。

杀人事件:杨新海为什么杀人?4年杀死67人

命运最可怕处可能不在于无常,而在于通晓一切大道理后的无助。倘若杨家当年家境能好那么一点,无师自通绘画的杨新海能考个美术生啥的,正阳县就会多一位聪慧的美术老师,少一个嗜血的死刑犯。

关于儿子杀人的一切,杨俊官都是从记者那里打听到的。

“大跃进”后,因不吃青菜的特点,他被村干部选去照料菜园。“别人去看,队长都不放心,我去看,谁都不说闲话。”

而杨新河对弟弟的事一直心存怀疑,“瘦得跟猴一样,咋能杀那么多人。”他请记者上网,把杨新海犯案的地点打印。“我哪天闲了,顺着这些地方走一趟,去看看具体咋回事。”

在杨家,杨新海并不是第一个被政府枪毙的人。

吃窝头,吃剩饭,这对夫妻还是生下四男两女。在那时的河南农村,这并不鲜见。

当时,15岁的杨俊官和母亲、姐姐躲在家里,大气不敢出。不到一个月,他的母亲也在惊惧中逝去。

杨俊官承认,他曾因为钱的问题,跟上学的儿子吵过嘴。回忆起来,他一再说,“日子苦呀,家里也是没办法……”

以杀人狂的长成史为例,有内因和外因,有家庭和社会的因素,有必然和偶发,甚至大脑结构和某些激素的异常,都会成为绕不开却含混杂糅的要素。而媒体,只能报道我们确信又可确证的内容。

他的身体,比X光显示的更糟,除了肺病,还有气管炎、冠心病、糖尿病、关节炎……每到夜晚,这位74岁的河南老农就在病痛中挣扎,直到天亮。

在村民零散斑驳的记忆中,杨新海小时乖巧听话,腼腆。他放学放假回村,见到老人,会站到路边问候几句。乡亲们也喜欢找他玩耍。

即使是跟儿子说话,他也习惯性地低着头,声音细而缓慢,大部分发话都以“咱不中”、“不沾弦”、“你说咋办?”等收尾。

他几乎没有教过孩子们“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在他的眼中,命运就像是一只鼻子特灵的狗,你无论钻到哪儿,它都能找到你,咬上你几口,“不认命?那你说咋办?”

“我本来就是罪人呀,生个那样的儿子。”杨俊官老泪纵横。

8年前,我到正阳县回访杨家,本来想挖掘杨新海何以成为中国当代第一连环杀人狂,但采访两天下来,发现这个问题几乎无解。媒体不能、也没有能力为一些问题寻找闭合性答案。

从杨俊官家到镇上的路不长,五六里地,非常难走。

虽自认“有罪”,杨俊官还没到羞于见人的地步。这两年,他开始在附近村庄捡废品。

他吓得几夜没睡着,隐约意识到“老三可能出事了”。

杨俊官很心疼,“不是老二非要带我,我才不去呢。”他的理由很简单:肺结核既然不能治好,就没必要再治,费钱。

村民王嫂还记得,那时,一到岁末,杨新海家总挤满求画的人。杨新海善画虎,上山虎、下山虎的体态分别,他说来头头是道,让众人颇为叹服。

他扭头便走。骨灰至今未领。

一个多月后,杨俊官得知,老三原来跑到了老二打工的地方,河南焦作。

杨俊官拒绝说出那个让他想来发抖的名字。他只知道,父亲在“八路军来以前”,为乡里做保长。

之前,杨新海曾回乡几次,短暂居留。他曾买来卡拉OK系统,在家里唱歌,被杨俊官批评“聒噪的厉害,还死费电”。

正阳县汝南埠镇杨陶庄,杨新海父母在自家两间小房的住所。本报记者秦斌摄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编辑:85dir 关键词: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