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事情还得从1934年10月长征前夕说起。当时,中革军委决定将中央苏区的4所红军学校合并组成干部团,由陈赓任团长、宋任穷任团政委。干部团下设2个步兵营、1个政治营、1个培养炮兵、工程兵的特科营和由高级军政干部组成的上干队。干部团的普通战士都是连、排级别的干部学员,其任务既要为红军培训后备干部,也要保证行军途中中央和军委机关的安全,必要时还得参加战斗。长征初期,干部团参战的机会不多,随着湘江血战后红军人数的锐减,这支1000余人的部队才在战斗中崭露头角。

看到敌军攻势被压垮,毛主席兴奋地说:打得好,陈赓可以当军长,我家就是军火铺

如此辗转,自然耽误了他在军中职务的晋升,日后陈赓没能更上一层楼,和这段曲折经历不无关系。不过,此前并不了解陈赓的毛主席,却对陈赓的军事指挥能力有过极高的评价,认为他足当军长。

1935年4月底,红军佯攻昆明,诱使防守金沙江的滇军回援。红1方面军必须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战机迅速渡过金沙江。周恩来亲自给干部团下达了作战命令。刘伯承亲率干部团第1梯队强行军160里,消灭了皎平渡两岸的敌人,控制了渡口。为了夺取威胁渡口安全的通安县城,陈赓率领干部团第2梯队在陡峭狭窄的山路上急行军。山路的一边是猛烈的火力,另一边是万丈绝壁。一番激战之后,干部团4死6伤的代价毙敌数百人,占领了通安县城。

1937年,红军改编为八路军。由于国民党方面只肯给3个师的番号,因此红军干部基本都降级使用。但陈赓却成为129师386旅旅长。要知道,能在抗战初期的八路军中当上旅长的,大多是原红军的军级干部。陈赓不降反升,足见毛主席对他的器重。陈赓履职后,不负毛主席信任,率386旅打得有声有色。

展开全文

此战结束后不到1个月,红1方面军在二打遵义的战斗中又和国民党吴奇伟部陷入了僵持。关键时候,干部团的加入立刻使战场形势发生逆转。全线崩溃的吴奇伟部一直被追到乌江边。惊慌失措的吴奇伟为挡住干部团的追击,没等自己的溃兵全部过河便下令砍断了浮桥。结果没能渡江的3000余部属成了红军的俘虏。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原标题:看到敌军攻势被压垮,毛主席兴奋地说:打得好,陈赓可以当军长

看到敌军攻势被压垮,毛主席兴奋地说:打得好,陈赓可以当军长,我家就是军火铺

看到敌军攻势被压垮,毛主席兴奋地说:打得好,陈赓可以当军长,我家就是军火铺

此役结束后,干部团得到了中革军委的通报嘉奖。而川军一听到头戴钢盔的红军和那个戴眼镜的“司令”(陈赓)便望风而逃。此战结束后,素有“战神”之名的刘伯承感叹道:“干部团的同志怎么能一天走这么远的路呢?他们不但走到了,居然还打了胜仗,靠的是什么?靠觉悟,靠党。”

1935年6月,红1方面军和红4方面军胜利会师后,中革军委于7月下旬决定将干部团与红4方面军的军事学校合并,成立红军大学。干部团许多指战员被补充到主力部队担任指挥干部。红1方面军到达陕北后,原干部团和陕甘红军学校合并,组成中国工农红军学校。

一生极富传奇色彩的陈赓大将,早年曾是“黄埔三杰”之一,又参加过南昌起义,资历颇老,能力超强。不过,由于南昌起义失败后,他奉命在上海干了4年特科工作,后虽被派往鄂豫皖苏区,从团长、红12师师长,一直做到了红4方面军参谋长,但却因负伤转往上海治疗,不幸被捕。经宋庆龄等各界人士搭救,出狱后转往中央苏区,任红军第1步兵学校校长。

干部团当时悉数装备了缴获的英式钢盔,并配备了大量花机关枪,装备远比一般红军部队精良,而且成员皆是部队挑出的战斗骨干,因此战斗力极强。川军当时拼得极凶,但干部团拼得比川军还凶,完全从气势上压倒了人数远远占优的川军。毛主席在看到川军凶猛的进攻硬生生被干部团压垮,兴奋地对左右说:“打得好,干部团立了功,陈赓可以当军长!”但此战后,他获悉干部团有些伤亡,又心疼不已,认为干部团的学员是红军宝贵的财富,以后要谨慎使用。

干部团虽完成了历史使命,但陈赓却从此进入了毛主席的视野。中央红军到陕北后,他任命陈赓任红13团团长。这个团由红3军团缩编而成。1935年12月,他又提拔陈赓为红1师师长。这个师可谓红1军团的精华所在。

本文作者:忘情,“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任何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

解放战争中,陈赓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内,名份上属晋冀鲁豫野战军建制,实际上直接受中央军委指挥,先是在晋南,后又在豫西负责单独一个战略方向上的作战。甚至在陕北危急时,毛主席甚至一度有过调陈赓部驰援陕北战场的打算,足见他对陈赓的指挥能力颇为放心。

遵义会议后,红军挥师北上,与川军郭勋祺部在土城陷入苦战。战前红军得到情报,称郭勋祺部有2个旅4个团6、7千人。因此,毛泽东同朱德、周恩来、刘伯承等人研究后,决定集中红3、红5军团吃掉郭部。结果打起来才发现,郭勋祺部的战斗力很强,迟迟难以解决,红军装备落后,弹药缺乏,伤亡较大。朱德、刘伯承不得不分别上前沿阵地指挥战斗。后来川军又有1个旅赶到战场,兵力增加到6个团上万人,战局急转直下。红5军团的阵地被突破。川军步步向土城进逼,一直打到了白马山红军总指挥部前沿。危急时刻,毛主席不得不命令陈赓、宋任穷率干部团加入战斗。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