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展开全文

非常可惜的是,由博古、李德把持的中革军委并没能敏锐地捕捉到这一天赐良机。他俩迟至11月25日,才发出突破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的作战命令,并决定中央红军分4个纵队,从兴安、全州之间抢渡湘江。11月26日,携带着笨重辎重的军委纵队从永安关进入灌阳的桂岩,一天之内只走了8公里。

红军长征中最惨烈一仗,林彪发电恳求:部队伤亡惨重,赶紧过江吧,沁心园雪

红4团的突击队堵住了国民党军冲进来的缺口之后,耿飚又组织1个营的兵力,把突进来的那股国民党军就地歼灭。战士们硬是靠拼刺刀将来势汹汹的大批国民党军杀了回去。

红军长征中最惨烈一仗,林彪发电恳求:部队伤亡惨重,赶紧过江吧,沁心园雪

按说由湘军主力组成的“第一路追剿军”正集结在黄沙河地区,距全州仅25公里,距兴安界首也不过80多公里。如湘军立即行动,最迟到11月24日就重新封锁湘江。不过,当何健要求“第二路追剿军”司令官薛岳接替湘军零陵、黄沙河防线,以便湘军南移接防时,却被薛岳以远来困顿为由断然拒绝了。何健指挥不动中央军,便从私利出发,拒绝了蒋介石要他填补桂军留下空隙的命令,还电文往来,与蒋、桂两方扯皮打官司。

11月27日日终时,军委纵队从桂岩到达文市,行程仅6公里。由桂岩到最近的湘江渡点,不到80公里。如果中革军委下决心采取轻装急行军,一昼夜就可到达,全军仍可能以较小的损失渡过湘江。令人扼腕痛惜的是,博古、李德并未意识到危机正在降临,舍不得从苏区带出的那些坛坛罐罐,仍按部就班地缓缓而行。

红军长征中最惨烈一仗,林彪发电恳求:部队伤亡惨重,赶紧过江吧,沁心园雪

红1军团在觉山铺的兵力只有3个团。湘军频频发起波浪式冲锋,并一个劲地进行侧翼迂回,逼得红1军团不得不拉长战线,兵力和火力密度便更加不足。林彪急令留守界首的红4团将阵地移交给刚渡过湘江的红3军团红4师后,立即北上觉山铺参战。即便如此,4个团要阻击敌12个团,何况敌还有17个团的后备力量,无论如何是不够用的。28日晚,林彪电令担任潇水阻击的红1师2个团以急行军的速度,赶往觉山铺参战。

李英华赶紧报告:“我们正在组织突击队,一定要再夺回来。”

时任红4团团长的耿飚长征开始前就患了疟疾,病一直没好。此刻他忙着组织团部人员猛甩手榴弹,迎击敌人。警卫员一边用身体护住耿飚,一边连声叫团长快走。耿飚却把裹在身上的毯子掀开,大喊一声:“拿马刀来!”率领团部人员冲上去与敌白刃格斗。等收拾完这股渗透进来的敌军后,耿飚的全身到处溅满了血浆,血腥味让他不停地干呕。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