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乱世之中,没有谁可以确保自己绝对安全,即便是统率数万大军的朱温,自然,葛从周更不可能保证了。大概在投诚后不久,朱温与中原地区的一个大军阀秦宗权混战,而从周紧随朱温。有一次在战场上,朱温的坐骑突然跌倒,敌军乘势包围了他。葛从周眼看情势危急,不顾自身,奋力冲上前去,扶朱温上马,而自己在马下与敌众格斗,终于为友军的到来争取了时间。事后,人们发现葛从周面部被创,大腿中箭,身上几乎布满枪伤。

先是,并州的军阀派遣他的儿子李落落率领铁骑两千侵入从周的防地,从周兵少,只以马步两千迎战——在冷兵器时代,骑兵仿佛是陆地上的坦克,鲜有步兵可以与之抗衡,然而,或许是背水一战,将士皆舍生忘死,从周仅以步兵夹杂少量的骑兵,生擒了李落落。之后,又是幽州的刘仁恭率大军十万侵犯魏州,从周守魏州,令守门之人关上城门,自己仅领麾下五百骑兵冲击敌营,大破之,敌军退却,从周一鼓作气,连下其八个军寨,燕人为之胆寒。

他是后梁名将战功彪炳,一生杀敌不计其数,临终前被加封王爵,交院门种子

他是后梁名将战功彪炳,一生杀敌不计其数,临终前被加封王爵,交院门种子

原标题:他是后梁名将战功彪炳,一生杀敌不计其数,临终前被封王爵

冷兵器不如热兵器远甚,但在冷兵器战争中死的人却未必会比现代战争少——主要那时大多近身搏击,刀刀见血,之医疗条件不佳,所以死者无数。有时开赴战场的有数十万众,得以回乡的不过千百人而已,即便是领军的大将军,也未必可以保证自己可以安全归来。翻阅史书,似乎愈是威名赫赫,愈是战功卓著的将军,愈是难以平静地死在自家的床榻之上。比如西楚的霸王虽几乎兼并天下,却乌江自刎,死无全尸,又比如始皇帝的爱将蒙恬,虽然可以却胡人以数百里之远,最后还是躲不过政敌的阴谋,凄惨地死于军营之中。但是总有一些人是“天之骄子”,纵使手下有数以万计的亡灵,纵使招惹的仇人足以围绕城郭,却还可以安然逝去。五代时,后梁的老将军葛从周便是这样的幸运儿。

唐末时,地方的节度使如同秦汉时的诸侯,千里之内,乾坤独断,而唐王室直辖的领地又爆发了黄巢起义,一时之间,神州动荡,几无宁日。葛从周出身贫微,顺理成章加入了黄巢的队伍,可惜起义军未过多久,上层便屡出昏招,而且日渐腐化,于是葛从周审时度势,便向当时唐室的大将朱温投了诚。不得不说,也许他在几十年里得以安全活着,善于趋利避害的直觉应该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展开全文

据说在战阵之中,往往是懦夫容易死去,而勇士则常常可以杀出一条血路,葛从周大抵就是实例了。

他是后梁名将战功彪炳,一生杀敌不计其数,临终前被加封王爵,交院门种子

不久,无论是出于报答救命之恩,还是选贤举能的目的,朱温都很有理地把葛从周提拔到了军队的领导位置。在这之后,葛从周屡立战功,以少击众,也没有辜负朱温的器重。

在后来的岁月里,葛从周始终没有离开战场,却常常可以脱离困境,直到年迈之际,平静地在床榻上死去。葛从周病重期间后梁末帝朱友贞派人加封他为陈留郡王以表彰他为后梁做的贡献。或许,在很多地方,也不仅是战场,只有挺起胸膛,直面强敌,才能获得那份平易却珍贵的完美结局吧。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