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至于说炸弹皮、子弹壳,简直是一抓一大把,拿簸箕往双方交战地的土里一戳,出土一抖落就是满满一簸箕。有村民出外割草砍柴,回家烧炉子,突然听“啪”的一声脆响,一颗夹在柴草里的子弹被火点着,擦着村民的耳边直飞出去,把身后的土墙打了一个坑,该村民捡了一条命!

展开全文

这还是在海边死的人,而在国民党军集团冲锋的平原地带,双方战死者更是难以计数。有目击者回忆说,后来打扫战场,死的人太多,收拾不完,断肢残臂到处都是。早晨、晚上,大人轻易不让孩子出门,怕孩子被触目皆是、死相狰狞的尸体吓着。成堆的国民党军士兵尸体被分成几个大坑掩埋,谁想到,第二年,尸坑上长的庄稼油绿油绿的,栽的树木没几年就合抱粗!

塔山是一座极其普通的辽宁村屯,无塔亦无山,在塔山烈士陵园内,葬有747名烈士的遗骨。新中国成立后,8位当年在此热血搏杀的将军不约而同地为后人留下遗嘱,将自己的骨灰埋在这块令其一生魂牵梦绕之地。

双方当年拼杀惨烈的高桥桥头堡如今已改为有两个小涵洞的铁路桥,饮马河过去曾流经铁路涵洞,国共两军以饮马河为分界线,挖战壕对峙,现在的饮马河已成一条干沟。涵洞里气味难闻,当年被打得满目疮痍的桥柱表面已被水泥抹平,涵洞下时有乡村的拉货小车来来往往。涵洞外挺立一棵树龄六七十年的柳树,这棵老柳树见证了国共两军血战塔山的真实场景,当年双方猛烈的对射炮火几乎将黑夜变成白昼,此树居然留存至今并根深叶茂,附近村民视之为“神树”,逢年过节便来祭拜祷告。

“那人死的!”李文顺感叹道,“你见过农村秋天收苞米没?那尸体堆得就像苞米垛子一样,到处都是,人都迈不开腿!” 战争结束后,当地政府曾组织塔山堡老乡到打渔山海滨埋尸体,“葫芦岛是深水港,蒋介石在那边亲自坐镇指挥,而打渔山这边却是浅海,国民党军的舰艇无法靠岸,士兵只能跳到齐腰深甚至抹脖子的海水里,往岸上走。我们这边的阻击部队就开枪打,一枪一个,打死很多,海水都染成红色的了。仗打完后,政府组织老乡们去埋尸体,老乡们就在海里摸,摸到一个,就拿绳子或铁丝往脖子上一套一拉,挖个坑一埋了事……”

这块当年的血雨腥风地如今已变成种满葡萄、苞米的农田,煦暖的阳光下,苞米苗绿意盎然。这里的土翻出后呈红色。有人说,这块土地都向着咱们人民解放军。当年国民党军的重炮落在这样的土地上,只能炸出几个大坑,却无法对我军造成重大杀伤。与之对照的是,国民党军的王牌部队——张灵甫统率的整编74师,当年被围在山东孟良崮的石头山上,我军炮火在石山炸响后,碎石崩飞,威力增大十倍,砸伤了无数国民党官兵,最终造成部队混乱。

在国民党军集团冲锋的平原地带,双方战死者更是难以计数。有目击者回忆说,后来打扫战场,死的人太多,收拾不完,断肢残臂到处都是。早晨、晚上,大人轻易不让孩子出门,怕孩子被触目皆是、死相狰狞的尸体吓着。成堆的国民党军士兵尸体被分成几个大坑掩埋,谁想到,第二年,尸坑上长的庄稼油绿油绿的,栽的树木没几年就合抱粗!

李文顺说,他印象中的塔山阻击战,第一天是摸黑打的,越往后,形势越紧迫,双方都杀红了眼,才白天黑夜连着干!

每小时有成百上千人死去

尸体堆得像苞米垛子

亲历者回忆塔山之战:国民党十一个师寸步难行,潞安这五个人出名了

在这块无险可守的方寸之地,在海空军强大火力的配合下,当年国民党的11个师苦战数日,竟在我军8个师的坚韧防守下寸步难行,这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以致多年后,研究国共两党战史的美国西点军校某将官专程赴塔山实地考察,看后更费解,人数占优、火力强大的国民党军在如此狭窄的平坦之地居然被死死拦住,这从纯军事角度讲是无法解释的。

原标题:亲历者回忆塔山之战:国民党十一个师寸步难行

亲历者回忆塔山之战:国民党十一个师寸步难行,潞安这五个人出名了

亲历者回忆塔山之战:国民党十一个师寸步难行,潞安这五个人出名了

72岁的李文顺是一位白发苍苍的战争目击者,塔山阻击战爆发那年,李文顺9岁,过去的惨烈一幕,对他来讲似乎就发生在昨天。“塔山阻击战是在两个山头间的平原打响的。”李文顺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望着这块他再熟悉不过的乡土,思绪回到了63年前。“从西边靠虹螺岘的白台山,到东边靠海的打渔山,两山之间最窄处12公里,1948年10月,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几十万人在这里打了六天六夜!”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