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生活情感 >

  三、

  到了蒋晓婷出院的日子,在医院的门口,她很希望看到孙凯,但一直没有等到。是不是他生病了?还是因为工作暂时走不开?回到小区后,蒋晓婷到保安处询问,但让她失望了:两天前,孙凯已经辞职了。但保安给了她一封孙凯留下的信。

  让王艳华安慰的是,佐藤太郎看起来比较靠谱,他总是会从日本东京给王艳华寄来一些日本礼物,当然也没有忘记给王艳华的父母捎带礼物。

  幸运的是,因为找到相配的骨髓移植,蒋晓婷的病有了重大转机。几天后,她在省人民医院接受了移植手术,手术取得了成功!在随后的半个月里,孙凯一有空就到医院看望蒋晓婷。“谢谢你,我更要谢谢你的妹妹,请你告诉她,我已经接受了手术,等我身体好了之后,我一定去看她。”孙凯的脸抽搐了几下,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起诈骗案,骗子是奇葩,被骗的也是奇葩,可以列入古今奇观了。这些年,王艳华其实有多次机会可以发现真相的,只怪她没有警惕性,也怪她逼婚的父母。婚姻一事,真的急不得。作为父母,要帮助孩子在对婚姻的认知层面成长,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婚姻观念,调整合适的择偶目标,而不是一味高压、强力介入,甚至以死相逼。切记,孩子的人生是他自己的,不是父母的,他有权决定自己的一生,即使那是一个父母看来不怎么样的决定。

  王艳华出生在上海一个小康家庭。父亲是一家私企的中层,母亲是一所小学的老师。高中毕业后,王艳华顺利考取上海的一所重点大学,并被保送为研究生。每当别人问起父母,他们是怎么培养王艳华时,父母都骄傲地祭出法宝:“女孩子嘛,最要紧不能让她早恋。”

  “……晓婷,很高兴你能恢复健康,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实在没有勇气再面对你,你一定还记得几年前那个偷你钱的小偷,那个人就是我,我当时为了救治我的妹妹,我实在没有办法,但妹妹还是离我而去,妹妹走后,那段偷窃的日子成了我的痛楚,我只好用这样的方式来赎罪。这段时间,我一直以我妹妹的身份给你写信,现在你好了,我可以放心走了。晓婷,我当初偷你的钱,我暂时还不了,请允许我慢慢还你……”

  佐藤太郎突然消失,让王艳华不知所措。在这十年间,佐藤太郎以各种理由向王艳华借了将近500万巨款。其中一部分,还是王艳华以高利息找朋友老钟借来的。见佐藤太郎迟迟没有还王艳华的钱,老钟决定报案。

  大学毕业后,王艳华在一所重点中学当了一名老师。父母的态度突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以前“你要恋爱我们去死”模式切换到“你不恋爱我们去死”模式,疯狂地催她找男人结婚。25岁那年,王艳华觉得自己要尽快找到一个男人了,哪怕她不爱他,哪怕他也不爱她,只要有一个稍微安静的地方让她“苟延残喘”,也比现在这样被父母逼婚强。就是在这种情形下,王艳华开始接受亲戚们安排的相亲。在表妹张悦月的介绍下,认识了在上海工作的日本高管佐藤太郎。

  第一次和佐藤太郎通话,王艳华就感觉他的确是个中国通,不仅普通话说的字正腔圆,而且对中国文化了解得非常深入。这让研究生毕业的王艳华有了好感,总算是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了。而王艳华的父母听说佐藤太郎是亲戚介绍的,而且还是多金的日本高管,非常赞同王艳华和佐藤太郎交往。

  然而,两人热恋到第三个年头,佐藤太郎打电话给王艳华,称公司在上海的分公司业务遇到了难关,急需10万元周转一下。提到钱,王艳华是有戒备心的,她把自己的疑虑和父母说了,但王艳华的母亲却很支持。在母亲的怂恿下,王艳华当晚就把10万元转给表妹张悦月,让她转交给佐藤太郎。

  孙凯像往常一样开了门,他呆住了:蒋晓婷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他。“我不想让自己遗憾,所以我在半路就下车了,我决定好了,不管今后你用什么方式赶我也不会走了。”看着蒋晓婷,孙凯情不自禁地把她揽入怀中:“傻丫头,跟着我有什么好了,我什么也不能给你!”“我只要你这个人,你现在不能给我什么,但我们一定可以亲手创造属于我们的幸福!”

  就这样,在上海谈了两个多月“电话”恋爱,王艳华和佐藤太郎连面都没见上,就开始了跨国的异地恋。

  男子拿着钱包来到一僻静处,打开了钱包,他双手合拢,然后呢喃自语,“对不起了,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要不是为了我的妹妹,我也不会偷你的钱,不过请你放心,等我有了钱之后一定还给你。”

  “姐姐,今天我收到了哥哥的信,说我的相配的骨髓已经找到了,他正在和对方联系捐献的事情,虽然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钱给那个人,但我可以去借,到时我的身体好了,我和哥哥都去打工赚钱,我相信我们能够有美好的生活。姐姐,我会让我的哥哥也帮你联系骨髓,你可要相信他哦,他已经有找骨髓的经验了!”

  一日,孙凯像往常一样在小区里巡查,突然他发现了站在楼顶的蒋晓婷,孙凯立即通知其他保安,但还没通知完,蒋晓婷就跳了下来,孙凯飞奔过去,在蒋晓婷落地的瞬间,孙凯伸出双手。刹那间,孙凯觉得眼前一黑,没有了知觉。

  孙凯在报纸上看到蒋晓婷所在的小区招收保安,他马上前去应聘。经过考核,孙凯被聘请为小区的保安。成为小区的保安。之后的一段时间,孙凯经常能看到蒋晓婷在小区里散步,每次他都找着机会上前打个招呼。

  二、

奇葩骗婚案:那个暖心多金的“日本男友”是骗子

  但在她大四,王艳华斗胆谈了次恋爱,被母亲知道了,赶到学校盘问了她一周,以对方是外地人配不上她为由,要求她分手。还没有真正感受到爱情的美好,便惹来了一堆麻烦,王艳华对谈恋爱兴趣索然。

  蒋晓婷不顾家人的劝阻,踏上了去孙凯老家的高铁。在岳阳平江的一个小山村,蒋晓婷一眼就看到了孙凯。一个月不见,蒋晓婷发现孙凯憔悴了不少。“我恨你,你什么意思?怎么能一声不响就离开了呢?你知道我多难过吗?”蒋晓婷当着大家的面就扑到孙凯的怀里。突如其来的举措,孙凯顿时尴尬至极。“这次我找到了你,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了!”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编辑:85dir 关键词: 奇葩骗婚案 日本男友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