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生活情感 >

  孙文征的父亲靠修锁为生,母亲刘爱云是地铁公司的保洁员,家境一般。为拉近两家关系,此后张毓焕隔三差五地给孙家买个西瓜、拎条鱼,家里做了好吃的也送过去一份。刘爱云过意不去,张毓焕笑着说:“远亲不如近邻,大家住在一起就是缘分。”

  耿乐原来在普通中学上初一时,他在班上成绩中等偏上。如今进入重点中学,在入学考试中竟考了全班倒数第二,自信心遭受重创。班上每个孩子似乎都比他优秀,而老师对从普通中学转来的他也不重视。自卑与失落,让耿乐心事重重,无形中也与同学产生了心理隔阂。

  孙文征发誓不再去耿乐家。当晚,看到孙文征没来,张毓焕上楼询问原由。得知儿子欺负孙文征,她怒气冲冲地返家,揪着耿乐让他上楼道歉。耿乐甩开母亲,双手死死抓住门框,哭诉道:“在学校,老师和同学瞧不起我;回到家,你总是批评我。我不就是成绩差一些吗,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儿子的哭诉软化了张毓焕的心,她替儿子擦眼泪:“哪家父母不望子成龙?你将来考不上理想大学,会混得和爸妈一样惨……”说着,张毓焕落泪了。

  为不让父母失望,耿乐非常刻苦,每天早上4点就起床学习。然而因基础差,天资平平,耿乐的成绩仍然没有起色。

  二、

  星期六,双方父母都不在家,耿乐买了两瓶可乐,将事先碾成粉末的安定片倒进其中一瓶可乐里。耿乐请孙文征去院里踢足球,他欣然应允。一小时后,两人满头大汗上楼。进门后,耿乐将做了手脚的可乐递给孙文征。孙文征一饮而尽,问:“怎么味道有点儿苦?”耿乐遮掩道:“怎么会呢?”说完,他一口气喝了自己那一瓶。

  5月,孙文征晚饭后来到耿乐家,与他一起做功课。张毓焕将孙文征当贵宾招待,书桌上摆放水果、瓜子等,不断地劝他吃。每当孙文征为耿乐讲解难题时,张毓焕就训斥儿子:“用心听,多好的学习机会!”

  当晚,张毓焕将喜讯告知耿乐:“孙文征答应帮你辅导功课,以后要好好听他的话。”耿乐责怪母亲:“给我找家教也要找外面的,你让孙文征辅导我,多没面子!”

  耿乐自尊心很强,母亲将孙文征捧上天,本就给他带来了压力;而今母亲请他当“老师”,更成了他心里的阴影。孙文征给他讲解,他装模作样地听,表面上顺从,心里却越来越反感。

  三、

  傍晚,张毓焕夫妇回家,惊骇地看到孙文征惨死在自家沙发上。孙家父母悲痛欲绝,含泪向大兴公安分局报案。当晚7时,警方将耿乐控制,他对自己残杀孙文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星期六早上,孙文征来到耿乐家,叫他一起去少年宫上课。耿乐本想斥责他多管闲事,可看到妈妈严厉的目光,只得悻悻跟着出了门。途中,耿乐板着脸对孙文征说:“我妈妈佩服你,可我讨厌你,你以为你是谁?”

  同年4月,耿乐的同班同学孙文征搬到他家楼上,与他成为邻居。孙文征是班里的尖子生,颇受老师宠爱。张毓焕得知孙文征的情况后,内心酸楚不已:别人家的孩子那么出息,耿乐怎么就不争气?一直以来,张毓焕想给儿子请家教,孙文征的出现,令她眼前一亮。

  为让儿子跟上孙文征,张毓焕将孙文征的作息时间表抄下来,贴在耿乐床头。一天傍晚6点半,耿乐抱着足球准备下楼玩半小时,却被张毓焕拦住了:“孙文征这时间在家看书,你就知道玩!”她抢过儿子足球,将他推进书房。耿乐不情愿地拿出书本,心里一遍遍责怨孙文征……

  回家后,张毓焕冲儿子发泄:“你不争气,我也跟着丢脸。我性格要强,从没服过输,但与刘爱云一比,矮人一截。”张毓焕本想以激将法激励儿子,谁知耿乐反驳道:“你只盯着孙文征成绩好,看不到我的优点,我的体育和绘画都比他好,你怎么不说?”“体育和绘画能帮你考上好大学吗?”张毓焕不屑地说。

  耿乐一反常态接近孙文征,假意向他认错。最初孙文征不搭理他,禁不住耿乐的“热情”和“执著”,他终于接受了这份友情。两人一起上下学,晚上轮流去各家做作业。儿子的变化,让张毓焕激动不已,她觉得儿子终于上进了。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