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万象 >

新中国成立后,分别在平明出版社、上海新文艺出版社任编辑,1958年春因肺病复发,向出版社提请辞职获准,病愈后专职从事法国文学翻译,翻译生涯达七十年。译出《红与黑》《巴马修道院》《黑郁金香》《都德小说选》及合译《三个火枪手》《莫泊桑中短篇小说全集》等六十多种法国文学名著。2002年获上海翻译家协会颁发的“中国资深翻译家”荣誉称号;2015年获中国翻译协会授予的“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2016年获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领导小组颁发的 “2015年度上海文艺家荣誉奖”。

郝:当然我高兴呀,因为中国与世界相连,中国读者能读到外国文学经典,了解外国文学作品,有益于中华文化汲取养分,丰富发展。翻译就是发现美的过程,译者与读者都乐享其中。而中华博大的文化同样需要传递给世界,所以,作为中国翻译家要有使命感,进行“双向传递”。文学翻译其实也是再创作。这方面,我不过是个“翻译匠”,对“翻译家”头衔实在不敢当,唯一愿望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做好翻译。

管:郝先生,您一辈子与翻译打交道,与文字为伍,译了六十多部书,绝大部分都是法国文学名著,您能否谈谈对法国文学的印象?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编辑:85dir 关键词: 翻译家郝运去世 翻译家郝运翻译生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