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万象 >

  记者查阅发现,广东省政府官方网站曾于2018年5月31日发布名为“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的文件。

  在薛权看来,这次超生本来是可以避免的:“由于我经常要出差,夫妻二人聚少离多。2018年5月1日,我回到云浮市的家中和妻子短暂团聚,此后便应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邀请,前去驻校教学。5月底,妻子发现可能怀孕了,由于她当时工作繁忙又感冒了,到了6月初才去医院做检查,并确认自己怀孕。这是一次意外怀孕,当时我们第一反应其实是做引产,但6月3日,我在网上看到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发布了修改《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相关通知,于是开始考虑,是否可以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委员会工作报告》中“取消超生即辞退”的内容(2019年3月出版)

  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截图自广东省人民政府官网)

  2019年9月,谢玲向云浮市云城区人民法院起诉云城区教育局,但法院未予以立案。

薛权在讲课中

  去年5月广东省曾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 当事人:辞退不是行政处分

  被辞退后,薛权曾向云浮市公务员局公务员申诉公正委员会申诉,但该委员会决定维持被申诉人的辞退决定。2019年6月,薛权夫妇向云浮市教育局提出申诉。6月25日,云浮市教育局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

  就薛权上述质疑,记者采访了一位云浮市公安局相关人员,对方表示:“这个问题在云浮市公务员局的《申诉处理决定书》中有明确说明。”记者看到,在这份开具时间为2019年6月11日的《申诉处理决定书》中,云浮市公务员局公务员申诉公正委员会曾写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八十三条第四款(经记者核查,此条款在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中为第八十八条第四款),不履行公务员义务,不遵守法律和公务员纪律,经教育仍无转变,不适合继续在机关工作,又不宜给予开除处分的,作出辞退决定。”

  修改前的《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四十条曾规定:“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国有控股企业,乡镇集体企业对其超生职工应当给予开除处分或者解除聘用合同。”

  薛权还表示,妻子曾对自己说,学校校长会在自己给学生们上课时就在教室外喊道:“谢玲,出来。”并进行谈话,留下一个班的学生没人给上课。此外,只要谢玲没课时,就会有各路领导“轮番上阵”劝说,这种劝说的频率在2019年初孩子出生前夕达到了高峰。

薛权一家人

薛权一家人

  当事人:被辞退一事涉嫌多项不合法定程序行为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编辑:85dir 关键词: 孩子 离婚 民警 超生 辞退 确有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